查看: 121|回复: 0

情感驿站|守 望(小 说)

[复制链接]

1385

主题

1385

帖子

419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191
发表于 2019-8-26 11:3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守 望(小 说)
  作者: 贾世昌
  鸡爪河的晨光在天边发芽,然后像一棵树一样迅速长大,把天地擦亮了。
  松青林场职工牛汉抻了个懒腰、气沉丹田,清了清嗓子,喊了一声:“朕起床了!”
  牛汉推开被褥钻出来,俯视了一眼他的老伙计们—被窝乱乱的,保持着他睡过后的余温。床单、被子半年多没叠了,也没有拆洗过,弥漫着老婆桂玉的味道,味道在,好像老婆就在。衣服、裤子、袜子、鞋子,床上床下毫无秩序地散落得到处都是。
  牛汉推开房门,想象自己正亲自推开一座城门,逡巡属于他的大好河山—晨光将鸡爪河水照得像一条朝天的柳根鱼,追咬着一层白雾。风吹过来,树叶发抖,所有的树木都点头哈腰,隔壁邻居家的鸡鸭停下啄食,一只猫一闪而过,都像在对他毕恭毕敬的三呼“圣上”。牛汉顿时沾沾自喜地感觉到,自己就是眼下这片天地里的国王,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骄傲之情自心中油然而生。
  牛汉准备回身问候厨房里的锅碗瓢盆、水缸、炉灶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老婆桂玉在电话里说,这两天嗓子疼,口腔里感觉很干燥。城里天天雾霾,雾霾你懂吗?不是咱家那里的山雾,是屁什么二点五,你知道吗?咱们家那里的雾闻着不呛人不影响健康,可这里的雾霾呛人,有毒,很厉害的呀。
  牛汉说,老婆你啥时候回来呀?牛汉边打着电话边看着河面,鸡爪河上波光一闪一闪的,牛汉的嗓子就痒起来—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,你还认识我吗?啥雾霾,不就是有毒的屁吗?那你为啥还天天呆在城里享受着啊?
  老婆在城里一户人家当保姆,一直不肯回来。老婆说,你还问我,你这个犟种,死活守着深山老林里不肯出来打工赚钱,小区保安,一个月两千块,还管饭,你说啥也不来,还问我?女儿这几年上大学都是靠谁供着?你有没有良心啊?我每天累得腰酸腿疼的还得挺着干,为了啥呀?再说,东家很热心地帮助咱刚刚毕业的女儿张罗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我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干了,能对得起人家吗?
  牛汉倔强的守着林场,就是不去。牛汉哗啦哗啦地喝着稀饭,嚼着馒头就着酱河鱼,心里想,我愣是不稀罕城市,我就喜欢生活在这嘎达。我舍不得大山和这里树木的味道,舍不得山野菜蘸酱的滋润,舍不得小鸡炖蘑菇的味道,吃起来那叫一个可口,我自己亲手杀的猪,鲜嫩、不腻、放心,房屋前的河水干净,没有雾霾的天空多敞亮,都舍不得。我往山里走几步就能采到很多的天然木耳、猴头蘑,还有琳琅满目的山野果,每年“五彩秋”到来的时候,都能收获很多的山货,上那去找这好地方啊?我心里够满足的了。我舍不得独门独户的屋子,是全家人一砖一瓦辛辛苦苦建起来的,我舍不得这周围的林子,大都是这里的人自己亲手栽、精心抚育的。邻里亲朋间啥事都摆在桌面上,吵也好打也罢,不累。我走了,猪咋办?狗咋办?这个地方生我养我,就是我的衣食父母,是我的命根子,我到哪儿都水土不服,不自在。这辈子,我就扎在这嘎达儿不动窝了!
  当然,牛汉最舍不得的还是自己承包的蓝莓园。他有一个梦想,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,就是把这蓝莓园伺弄好,存够钱,把老房子翻修的气派一些,像别墅一样,等老婆桂玉回来一起好好过日子,带外孙子。
  其实,牛汉也曾经去过城里,做过木匠,给城里人干装修的活儿。他觉得城里的一切,家具、食物、说话都是冷的,哪怕是再客气,也是冷的,像塑料。他吃不惯城里的饭,闻不得城里的那些怪味道,更受不了城里人打量他的那种怀疑似的眼神。
  此刻,牛汉穿上老婆从城里给他带回来的夹克衫,头上扣着破旧的棒球帽,挑上大水桶,左手拎着锄头,兴高采烈地向他们的蓝莓园出发,不,这是他一个人的蓝莓园—他的快乐世界。
  牛汉昂首阔步走进没有篱笆和围栏的蓝莓园,感觉所有的蓝莓、枝头的蝴蝶,天上的白云,都看到了他的八面威风,它们是他的“子民”。蓝莓园,是牛汉美好的希望:十亩地、几千棵蓝莓,一年下来,林业局来收购,价格虽然不是很高,也有四、五万元的收入,那可真是用力气和汗水换来的。伺候蓝莓要像托儿所的阿姨照顾小孩子一样,需要细心、呵护、勤快、兢兢业业的关爱。林场的人都说,牛汉家的蓝莓,是全场最饱满、最清新甘甜的蓝莓。牛汉便得意,他从来不施化肥都是自己用“港田”拖斗车从山上挖来的肥料,不乱打农药,也不往摘下来的蓝莓果上浇什么防腐水。别人怎么省力气,跟他没关系,他承包的蓝莓园他会一辈子像养育伺候孩子那样来对待。牛汉觉得,自己就是这些蓝莓们的慈祥父亲。
  初秋时节的蓝莓园弥漫着一种馨香,牛汉一走进园子,就被浓郁的暖意包围,像沐浴在蓝色的梦里一样舒适惬意。蓝莓的馨香一阵阵涌上来,从鼻子钻进心里去,在他沉默的身体里横冲直撞,沉默的大地便散发出一个渴望的声音。鼻子痒,想打喷嚏。心里也痒,想狠狠抱住一个人,像蓝莓花那么香软的一个人,在这种香气里滚在一起。牛汉暗想,在自己的这个世界里,啥都不缺,就是缺老婆,缺亲情,我孤单着一个人,真是太冷清了。
  牛汉伺候完蓝莓,在田地边的草地上躺下休息,眯眼看着蓝莓叶漏下的光,蚂蚱在他的眼前跳过,蚂蚁慢悠悠地从他的身边爬过去,蜻蜓在他的头上飞过,这些小生灵都是他在这个天地里的伙伴。它们蜂拥而来很亲热的。不像城里人,什么都是冷的。老婆啊老婆,城里究竟有什么好,那城里经常出现屁什么二点五。
  这时,有什么声音从远处慢慢地近了,好像几个人边说边笑进了他的蓝莓园,还传来女人尖尖的笑声,像斜出来的尖锐荆棘和杂草,牛汉想跳起来揪掉。
  陌生人。在蓝莓园里拍照。那个笑声很尖的年轻女人手捧着刚刚摘下来的蓝莓枝,做作地弄着夸张的姿势,嘴里嚷着“快抓拍啊,你个笨蛋!快点。”旁边几个男女在跟着大声的起哄。
  牛汉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胀大了,没有犹豫一秒钟,便以小时候冲刺百公尺的速度,猛烈地撞开那个正在调整照相机焦距的男人,一把夺下那女人手里捧着的蓝莓枝愤怒地大声质问:“你们,这不是在祸害人吗?哪里窜出来的野狼群?!”
  接下来,牛汉基本上忘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。总之像小时候在草甸子上被一群马蜂围攻,幸好拳脚不算重,估计那城里人都阴柔,没几分力气,倒是那个拍照的女人尖笑变成了漫长的泼妇一般的尖叫谩骂,一直到他们走出去很远,还听得见,最后一句是,这土里土气的“山炮”,几棵破蓝莓枝值几个钱,难道是他的命啊?
  隐隐地感到有些头晕脑胀。牛汉没有食欲,只是简单地喝了点白开水。老婆打电话来,他不敢说自己打架了。如实交代,老婆一定会骂他活该。
  临近中秋节的时候,蓝莓成熟了。种植蓝莓的家家户户开始忙碌起来。好多在外地打工的林场人都回来秋收了,一家人细致分工,有的采摘蓝莓有的张罗着联系收购。老婆,牛汉是肯定指望不上了,女儿,刚刚在城里找到工作,更不能指望。牛汉只好自己采摘,自己销售,自己奔忙,如果错过了季节,蓝莓果就烂了。他每天忙里忙外,不亦乐乎,有时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。
  桂玉你能回来吗?牛汉一打电话,老婆就说,平时你从不给我打电话,一打电话,就说叫我回去干活啊?看来,老婆在城里也确实够忙、够辛苦的,牛汉心里想。
  牛汉挂了电话,心里感觉凉飕飕的,天气渐渐地寒了,棉被也该换了,以前两个人睡,同盖一条都嫌热,现在,年纪大起来还是怎么的,感觉越来越怕冷了。
  国庆小长假,好不容易回来团聚几天的老婆和女儿又出发去了城里。心里感觉空落落的牛汉,重阳节这天独自喝了点酒,一个人躺在家门前的白桦林里睡着了,浓郁的山野馨香把他领进了梦幻中,他梦见自己背着箩筐走在前头,老婆带着好吃的饭菜和茶水,跟在他后头。他们不是进园子去干活,是去采摘蓝莓,采摘蓝莓不是干活,不是卖,是消遣,是开心的玩,自己吃,存折里存了很多的钱,医院里治病全都免费了,房子翻建成别墅式的小二楼了,啥也不愁。老婆没有穿皮靴,穿着姑娘时穿的朴素工作服,还不时地撩起来擦擦汗,心满意足地对着他笑……
  醒来给老婆打电话,问她,电视里老说中国梦,怎么,一个国家也会做梦?啥是中国梦啊?
  老婆说,中国梦,就是中国所有老百姓凑起来的梦想,就叫中国梦。
  牛汉问,那到底有没有我的份呢?
  当然有。你不是老爱做梦吗?老婆在电话里哈哈大笑。
  牛汉挂了电话继续睡,继续做梦。梦里,整个林场都建成了花园式的别墅区,依山傍水,繁花似锦,周围是大片大片的蓝莓园,他和老婆除了伺候这些蓝色的精灵,就是挽着她的手,快乐地散步在田园牧歌式的自然山水间……
  2017年5月17日于楚凡斋

来源:头条网




上一篇:杭州男子疑因情感纠纷捅死女子,警方征集案件线索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